打开
关闭
88读书网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1618章 无奈之举,祖爷深意

第1618章 无奈之举,祖爷深意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作者:豆娘 | 更新时间:2020-06-25 18:09: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超武归来)厉少,夫人又闯祸了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不死战神(腹黑的蚂蚁)抗日之暴力军团百炼成仙都市绝品仙医(美女总裁的绝品仙医)一号红人云家小九超皮哒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ZzwpbL.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桌前,阎厚勇这一顿饭,吃的很不是滋味。

  夜轻歌新官上任三把火,杀鸡儆猴。

  当然,阎厚勇也没想到,夜轻歌会这么狠,直接把阎世城送进火牢。

  至于祖爷,眼睁睁看着亲生骨肉步入死亡,却袖手旁观。

  看来,阎家的天是真的变了,从今往后,由夜轻歌执掌大权。

  阎厚勇吃了两口菜,味同嚼蜡。

  他不甘心,阎家多年根基,怎能给一个外人?

  阎碧瞳与他们同母异父,阎碧瞳的女儿,与他们更没多大关系了,根本就不算是阎家人。

  阎厚勇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再者——

  阎厚勇看了眼吃得津津有味的阎小五,阎小五对他的杀心,从不掩盖,若他不能掌权,等他羽翼被削,阎小五成长速度和潜力天赋又如此惊人,想杀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身为阎小五的亲生父亲,他当然知道阎小五有多想杀了他。

  阎厚勇盯着碗里白饭,若有所思。

  他必须想个解决办法。

  在夜轻歌没有死之前,阎世城绝不能死。

  只要阎世城这一回活下来,任由阎世城与夜轻歌争斗个你死我活,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以阎世城的脾气,必然倾尽所有都要让夜轻歌的人头落地。

  阎厚勇绞尽脑汁的想,如何才能不动声色的救下阎世城。

  阎烟看着阎厚勇,双唇紧紧抿起。

  知父莫若女。

  阎厚勇的打算,即便他努力掩藏,戴上憨厚老实的面具,阎烟也能一眼看穿。

  “大舅,你怎么不吃了?是不是这饭菜不合胃口?”轻歌放下碗,看向阎厚勇,眼眸一挑,冷锐精光。

  阎厚勇一个激灵,吞了吞口水,讪讪笑了两声,扒拉两口饭。

  轻歌一掌拍在桌上,满桌佳肴都在摇晃颤抖,一股灵气自轻歌掌心迸射而出,直击阎厚勇。

  阎厚勇一愣,一顿,一颤,手上的碗跌回了桌上,他拿着筷子,眯起一双眼睛朝轻歌看去。

  “既然饭菜不合胃口,大舅就不要勉强,来人,把这些饭菜全都撤下去,上新的,若再不合胃口,便把厨子拿出去宰了,扔到乱葬岗喂狼。”轻歌目光一瞪,气势凛然的说。

  “是!”

  几名侍卫战战兢兢的把一桌饭菜撤下。

  一张桌子,光滑出奇,没有一盘菜。

  阎厚勇拿着筷子,心却在发颤。

  夜轻歌在给他下马威。

  夜轻歌想要挑衅的不是厨子,而是他。

  阎厚勇把筷子放下,起身,走:“我不饿,你们吃。”

  “慢着。”轻歌微抬下颌,眼眸如电。

  阎小五吃了口红烧肉,将潜龙画戟抽出,朝阎厚勇丢去,阎厚勇下意识敏锐地躲掉这一戟,惊出一身冷汗,转头瞪大眼睛看着阎小五。

  阎小五咽下红烧肉,斜睨阎厚勇,“姓阎的,轻歌让你走了吗?”

  “轻歌,你这才掌权而已,你初来阎家,诸多事情不懂,虽然你天赋可嘉,但你年纪小,资历浅,阎家上下必然不服,怎么,想拿大舅开刀?阎家上祖立下过规矩,阎家权位,不传外人,夜轻歌,你母亲阎碧瞳,与我不是一个父亲,祖爷嫁给我父亲之时,已经有了阎碧瞳,你还小,不知天高地厚,我能理解,但不要忘了,你还不至于在落花城一手遮天,我的饭,吃不吃,那是我的事,也轮不到你来管教。”阎厚勇极其威严的道。

  毕竟是阎家大老爷,该有气势之时,也不输任何人,甚至就连阎世城都比不上。

  阎厚勇身宽体胖,威武之时,有股浩然正气,实则假仁假义。

  世上皆是伪君子,真小人,轻歌见得多了。

  当然,她不否认,她也是其中一个。

  轻歌脊背深陷进椅背,凤眸狭长,锐利如刃,慵懒的看着阎厚勇。

  她双手环胸,红唇轻动,嗓音灌入灵气,清冽而震慑,“我说的话,不针对在场所有人,但,诸位都记住了,我这人呢,脾气不好,若有人不长眼睛,我不介意送他去见祖宗,谁都不例外,大舅,我敬你是聪明之人,不曾想,你这般糊涂,祖爷人到晚年,你还要诋毁她的名声?为了争权,你可以这么不择手段?”

  轻歌站起,一步步朝阎厚勇走去。

  长腿摆动,走路生风。

  轻歌一面走,右手赫然伸出,翡翠凤扇出现在轻歌掌心。

  轻歌打开凤扇的刹那,无数影卫将阎家正堂包围,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灵气狂涌铺道,窗户蓦地打开两扇,阎厚勇小心脏颤个不停。

  见识过夜轻歌对付阎世城的手段,他不敢正面交锋。

  夜轻歌是凤扇之主,掌控影卫,阎家生杀大权都在她手中,包括他的生死。

  阎厚勇咬碎一口黄牙,不甘与愤怒,蔓延至四肢百骸。

  “大舅,都是一家人,何必搞得这么难看,饭菜快上了,坐下吃吧。”轻歌拍了拍桌面。

  阎厚勇面色难看。

  他若坐下,意味着往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在阎家,他就再也不能抬头了。

  可,阎厚勇还是坐下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关键时刻,他就算喝错一口水,也能成为夜轻歌杀他的理由。

  侍卫们逐渐上了新鲜的饭菜。

  阎厚勇非常生气,拿着筷子的手都有些抖。

  “阎时秉,阎世城掌管的丹、晶两脉,交给你吧,至于大舅手中的阎家储存……”轻歌淡淡的说。

  阎厚勇竖起耳朵听。

  他绝不会把自己的权利交出去。

  “大舅,这样吧,五五分,拿出一半,先让小五学着点算账和储存,剩下的一半,暂时还在你手中。”轻歌道。

  她给足了阎厚勇的面子。

  若非阎烟之前的一番话,若非她知道阎碧瞳父亲不姓阎,而是来自神月都,她何必如此?

  她不想把阎家血脉赶尽杀绝,前提是阎厚勇识趣。

  若阎厚勇悬崖勒马,等她在落花城完成一切后,会把权利归还。

  轻歌敛眸,冷冷的看着阎厚勇。

  阎厚勇胸无大志,只知在小小的阎家争长短,目光狭隘。

  就算日后成为掌权者,阎家在他的统治下,怕是会越来越没着落。

  若非阎厚勇、阎世城两个兄弟之中,都挑不出一个能担大任的人,祖爷又何至于让她来阎家来掌权?

  祖爷也是无奈之举。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左道倾天斗战八荒养鬼为祸(劫天运)天价宠婚:霍总的小娇妻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校园之护花兵王回到地球当神棍超级保安在都市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我老婆是鬼王